断矜

日常躺尸,每一更都可能是最后一更。

竭力逼迫自己写点东西。

辣鸡写手,幼儿园文笔。

随手塞刀,乱撒狗血。

沉迷J2SD,桶哥粉。

随手拍寄存处。

荣耀语c群 扩招 421125452 有皮

#林敬言#

推了推眼镜仔细思索着到底什么原因来到这个地方记忆慢慢翻开

退役那天。托着行李箱走出霸图转身看了看自己奋斗过的地方低头看看陪着自己努力的双手释然笑打的离开路过监狱门口被招聘广告吸引视线抱着反正也没事做的心态推开门

荣耀第一监狱欢迎您。

#冷暗雷#

守在巷口的阴暗角落里,耐心等待着猎物的出现。早在几天前就摸清了他回家的路线,迟迟没有动手,只不过是因为想把握大些而已,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那点怜悯心在作祟,毕竟,这次下的是死令:——他不死,死的就是自己,谁让自己只是那人手中的一枚棋子呢。笑自己矫情,又拿出猎物资料,重新扫了一遍:邱啸,没有固定工作,经常去打当地组织的供有钱人消遣的黑赛,实力很强,但没加入任何势力, 打赢后拿了奖金就走, 让各大佬很头疼却无可奈何。曾经在军队工作,有9年以上的近战经验,善于捕捉机会,曾在年终大比中带领J军区连摘三冠,后退役,原因不明。呵,9年近战经验,这骨头够难啃的,好在今天他打了一场大的,想必已经筋疲力尽了。我等他走过巷口,彻底背对着我后——砖袭接拋沙,走位躲过反击确定他已经看不见后背摔霸王拳,毒爪穿透心脏,任务完成。长呼一口气,起身离开。这战打的并不轻松,好几次被他打中要害,已经看不见了准确率还那么高确实很厉害,可惜被抛弃了。回到家休息一会儿,突然听到敲门声,皱眉打开门,几个警察把我围住,不由分说把我打晕。不知多久后,有人把我粗暴的推醒,挣扎着想起身,却发现四肢被锁死,身后传来上司的声音【冷暗雷,昨日杀人案的始作俑者,由于认错态度端正,特批去荣耀第一监狱终身监禁。】【可是。。。】【你知道,出了这种事,总得有人顶着,这是你最好的结局了。。。】

#莫凡#

“卡擦”背身缚首术拧断目标的头颅,脊柱折断的清脆声音意味着本次任务结束。忍刀甩出,身形隐匿在房檐的阴影中正准备撤退,却不料骤然间刺眼的白光扑面而来,接踵而至的剑光使得自己躲闪之余再也不能稳定身形摔下屋檐,刚要起身却被一个锁喉按住,灼热的神圣之火也适时的在胸前燃起,感觉自己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一般,结印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杀手莫白,捕捉任务完成,申请即刻带回警局审讯”

“申请通过,请立即带回”

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不及辨认,只觉得脑后风声响起却无力闪避。后脑勺一痛,随机意识陷入了黑暗。

耀眼的白光灯照得自己头晕目眩,双手被手铐所在背后椅背上动弹不得。皱了皱眉头,索性闭上眼睛转过头不去看那白光,同样也无视了白光下的审讯官。

“莫凡!”耳边响起审讯官暴怒的喝声,以及一天以来被问了无数遍的问题。

“你到底说不说!杀人动机为何,何人指使,是否有组织,作案地点以及方法。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再加上你蔑视警官,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了你!”

有房门开启的声音,随着脚步声进入房内,方才还暴怒的审讯官声音瞬间变的恭谨:“长官。”

“嗯。”是个沉稳的男声。“审讯有没有结果?”

“他还是什么都不说,审讯了一天,只知道他本名叫莫凡,莫白是他做刺客时候的名字。”审讯官愧疚而诚惶诚恐的说道。

睁开眼睛看了对面一眼,正对上那个高级警官深深看过来的目光。

“莫凡,忍者,职业拾荒者,副业自由杀手,犯案至今61宗,拾荒误杀者无法统计。”

“这样的人,就关进那个穷凶极恶的第一监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是”

#郑轩#

几经波折,终于成功潜入,却难以高兴起来。这一次的任务,太顺利了,虽然几经波折,却是有惊无险,这根本是没可能的事。

心里的不安已经无法压制,握枪的手不自觉的颤了颤,深吸一口气,强制自己处于理智状态。因为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失事的例子太多,自己可没有给别人做例子的习惯。

看见前面的同伴做了个前进的手势,脚下却没敢挪动半步,猛的转身往紧急通道那边跑过去。

果然,那个本来应该前进的同伴突然刚才的位置开了一枪,如果不是跑的快,一双腿绝对要废,就等于任人宰割。现在已经来不及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安插进来的内线了,逃命要紧。

楼道里自然是有人埋伏的,狭隘的楼道并不适合大幅度动作,抽出随身带的电击棒将拦路的放倒,争分夺秒地往楼下跑,终于离开了埋伏范围。却没想到刚出门就脚腕一麻,瞬间腿上没了知觉。

“还有这埋伏,压力山大。”

才吐槽完就眼前一黑,软软地倒在地上,最后的意识就是这回真栽了。

“杀手郑轩,杀人未遂,判终身监禁。”

这个结果并不出乎意料,虽然组织不能把自己弄出去,但也不会让自己死掉,活着就什么都有可能。

“就这么放过他么!”

“送荣耀第一监狱去吧,虽然不能让他死,让他不好过还是可以的。”

穿着监狱服,看着眼前这个一眼看上去就觉得高大上的监狱,苦笑。

“压力山大啊。”

#张佳乐#

安安静静的早晨,今天周末可以好好睡一觉w,张佳乐蹭蹭枕头,翻了个身再次睡过去,突然外面响起“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张佳乐一个激灵,从床上掉下来,woc!大妈你们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跳广场舞啊!张佳乐打开窗户,向楼下吼去“诶,我说你这个年轻人啊,怎么和老人说话呢,我们这叫锻炼身体懂不懂,懂不懂”张佳乐无奈的收回脑袋,使劲用枕头压住耳朵,可是声音还是穿过枕头进入了他的耳朵,没办法,他只能穿上衣服出门避难,远远的避开广场舞大妈们走向早餐亭,准备先吃点早餐,“你好,我要一个皮蛋瘦肉粥,加上一个墨西哥鸡肉卷”等待的时候,耳边好像还在环绕着小苹果的节奏,让他脑袋有点晕晕的,向后退了一步好像撞到了些什么,耳边传来了“啊——”的叫声,转过身,发现后面是一个打开的马葫芦盖子,周围的人还在惊恐的看着他指指点点,有的人还拿出了手机打电话,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了吗?耳边的警车声越来越大,和脑海中的小苹果节奏交缠在一起脑子越来越晕,越来越不清晰,他感觉自己好像干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干,直到一些人把他摁到地上,他才陷入了黑暗,沉稳的警官坐在办公室里,轻点着一张纸“张佳乐,男,患有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焦躁,杀了1个重伤4个轻伤6个,把他投到荣耀第一监狱吧,那地方和生不如死没啥区别”“是”

#入狱梗&流木#

    身后紧贴墙壁,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短剑。“我看组织是闲的没事儿干了,反正这种人又没什么战斗力,居然派小爷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战斗力爆棚的人来搞暗杀,简直是……”嘴里不停的叽叽咕咕着,一脸的怨念诉说着此刻的不满。突然,垂下眼睑,不再说话,看着楼下缓行而过的人影总觉得有些不对。几个闪烁来回,隐到一旁的树林里,不管怎么样小心点没错。

    见人越来越靠近,屏住呼吸,等到一个最刁钻的角度时,人剑合一,闪电般劈出。“弧光斩!”大喝一声,却扔出一个三段斩,同时身形暴退。“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这人……”话还没说完,不得不提起短剑抵在胸前,澎湃的剑气吹得周围树木哗哗作响。只一瞬间,同那人已过十招,虽有余力却不得不逃,自己居然被警察包围了!“你小姨妈家的西瓜皮,这次任务明明只有高层才知道的,这些死警察哪儿来的啊,哪儿来的?喂!你们哪儿来的?”剑光闪烁,连忙使出无形幻影剑,挡住四面八方的攻击,想杀出一条血路。

    只听见轻笑一声“不是只有你们才懂得找机会呢。”突然身体一顿,不受控制地跌坐在地上,心中暗惊:完了,怕是中了麻醉枪了。“犯人流木,作案23起,是吧?要活口,带回荣耀监狱!”“喂喂喂喂喂,你们这些人够心脏的,还搞什么包围,这么多的人欺负我一个好意思吗好意思吗好……”眼前越来越黑,之后便不省人事了。

    再次睁眼,头上是昏黄的吊灯,自己一身囚服倒在监狱中。“切,别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流木,风水轮流转,咱们走着瞧……”清秀的脸上没有太多惊慌,勾起一个邪邪的笑容,淡淡道:“总有机会的,好戏还在后面呢……”

下面放群规

1.进群改名片——战队区名】皮名,例如——霸图区】张佳乐,狱警格式——霸图区]张佳乐不可重皮,

2.cp自寻,不禁任何cp

3.每个月一清,请大家活跃一点w,

4.不禁颜表,不禁图片,

5.开卡拟,

6.不许刷屏,第一次警告,第二次飞机票,

7.换皮可以,但是要交diy200+

每个月活跃度最高的都有小礼物大家都是很和蔼的人,很好融入的w

最后,欢迎来到荣耀第一监狱w

门牌号:421125452

            421125452

             421125452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