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矜

日常躺尸,每一更都可能是最后一更。

竭力逼迫自己写点东西。

辣鸡写手,幼儿园文笔。

随手塞刀,乱撒狗血。

沉迷J2SD,桶哥粉。

随手拍寄存处。

一方死亡——郑吒

“又团灭了……布局没有问题,那么是绝对的实力差距导致的。按理说主神不会突然增加难度导致团灭,这么说来,上次的恐怖片中经历的一些事件触及到主神根本了吗?
我能存活是因为重生十字章和抵消负分的石头吧,我没有兑换,是谁放在我的纳戒里的?真奇怪,自从回归醒来后就感觉记忆存在断层,应该是主神做的手脚没错,可是为什么连对一些伙伴的记忆都很模糊?主神不可能无缘由的刻意让我忘记什么人,当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因素后,剩下的再不可思议也还是答案。是了,这么说来,就是他窥探到了“天机”吧,导致我们团灭的真正原因……
下一场恐怖片是《女巫猎人》,虽然超过了自然科学范畴但是难度极低,基本上兑换了特殊武器就可以解决。我现在虽然没有奖励点数,但是用虎魄刀和纳戒对付那些女巫也足够了。两个可能:主神认为我已经不会对它造成威胁了,可能性5%左右,毕竟从上场恐怖片中带回来的石碑还在,修真符器的制作方法占的比例不多,那些资料里多少会留下关于主神的信息。那么就是第二种,主神迫于轮回世界的规则降低了难度,但是我在恐怖片中很可能会触发致死的支线剧情,至少也是永久失忆,而且在确定我真的不会推测出它的本质之前,中洲队很可能不会有新人加入了,特别是擅长推理和分析的人才,不过有我就够了……
还有这些石碑,一定要尽早解读出来才行,根据目前翻译出的内容,这应该属于第一纪文明三眼族之中的大科学家的研究记载。虽然不明白以当时的科技发展水平为什么还要刻在石碑上,但具体内容一定会使中洲队总体实力前进一大步。这样说来,如果主神不输送新人的话,那就只能考虑剧情人物了,主神手表需要的奖励点数和支线剧情……
时间,时间远远不够啊,要是还有奖励点数就好了。”
男子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下意识的做了一个扶眼镜的动作,却只摸到一条浅浅的疤痕。他手一顿,继续转身向房间走去:“好像缺了什么,眼镜吗?”

——————————————————————

“呼,居然送来了新人啊,难道主神真的认为我已经没有威胁了?这样也好,省下不少事。”

……

“醒的很快,你的素质不错,有什么问题等他们两个醒了再问。现在仔细回忆,主神应该把一切都放入你的记忆里了。”

……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这场恐怖片难度很低,给你们枪械的话应该也能活下来。”他看着那个骂骂咧咧的人和畏手畏脚随时想要逃跑的人皱了皱眉,“你们的选择是?”

……

“只有你一个人留下来了,也好,那么再次介绍一下,我是中洲队队长楚轩,团队的近战主力及智者,欢迎加入中洲队。”

……

“女巫数量至少是原来的5倍,实力也增强了三倍左右,而且出现了先知和针对精神力控制者……主神果然加大难度了,认准北极星的方向,全力向前跑。相信我,你还有用,我不会抛弃你的。我们会活着回去!”

……

“回来了。这里就是主神空间,你先找一间房间,手放在门把手上想象房间的样式就可以。不要乱用奖励点数和支线剧情,我这里有一份关于主神空间的基本资料,你拿去看,不懂明天再问。”

——————————————————————

“原来是这样,凝视石碑,按照一定顺序解读的话就会以精神状态进入内部空间,三眼族的力量体系和操纵能力的手段我已知晓了……”
“三眼族的科技以目前掌握的资料想要彻底掌握太难了,仅仅是凭空运行能量汲取符文和能量转化符文以及能量结构重建的组合都使我昏迷了近一个小时,所需要的精神力和计算量太大,看来还是需要载体。”

——————————————————————
 
『这是哪里,我做梦了吗?这不合常理……前面有人?你是谁?感觉好熟悉,是了,你是主神刻意让我遗忘的人么?你是……楚轩?!』
男子在凳子上猛然坐起,呆坐了一会儿,才伸手拿下眼镜擦拭:“居然睡着了,才熬夜三天,按理说身体应该不至于疲惫到这种程度才对。接受新的知识体系太耗费精神力了么?话说,刚才……我好像梦见了什么?”

……

“第四纪的知识体系已经基本掌握了,防具也做了出来,这样下一场恐怖片如果再有合格的新人,他的安全就有保障了,也不至于白白浪费掉。这样的成果,他知道也很开心吧。
……他?”

——————————————————————

——“队长,你好厉害啊,光是你就那么强,以前的中洲队怎么会团灭呢?”
——“你听说过盒子理论吗?”
——“哈?”
——“我们,要做跳出盒子的人。”

——————————————————————

『——又是你,你到底是谁?!
——郑吒,你都忘了吗?
——忘记什么?郑吒是谁?
——凡人的智慧,欺骗自己迟早会被心魔吞噬,去找真正属于你的内心和你的信念,继续在回忆中踯躅会害死所有人。
——你在说什么?我就是我,我是楚轩!不……我是?』
“又做梦了吗。还是记不清内容啊。制作一台记录梦境的仪器吧。”

……

“楚轩,出来吃饭啦,已经到第九天晚上了!”
楚轩那家伙又是这样,平时吃资料活的吗!不对,楚轩是我……我刚才?

——————————————————————

“你是楚轩?!”郑吒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一脸的不可置信。
楚轩小幅度的点一下头:“很好,你已经想起来了。”
“这么说,我之前梦到的都是你?”
“是你的内心。准确的说,是你的心灵之光在警示你。”
“现在的你是我的心灵之光化的?”
“愚蠢。动动你的类人猿脑子,这里是猛鬼街,想想你上次在这里经历过什么。”
郑吒低头,沉默了半晌:“我以为我已经没有心魔了。”
“是人就会有心魔,所谓心魔,是人的欲望,是你最想要实现的事。你会见到我,说明你很想我活着。”楚轩推了推眼镜,冷静的分析。
郑吒激动道:“我当然想让你活着!我们发过誓,要一起并肩到死!你竟然忘了?”
“你当初是与“我们”发誓并肩到死,可是心魔只有我一人。想过是什么原因吗?”
“因为你、你是军师啊!复活了你,其他人也一定能活过来吧。”不知为何,郑吒显得有些慌乱。
“只是这样吗?”
“啰嗦什么!反正只要杀掉你就行了对吧!”真魔力与内力相撞,龙翼破体而出,虎魄刀绽放出妖异的光芒,郑吒一副魔神临世的模样盯着楚轩,杀气一点点的提升。
“是这样,但是你还要继续逃避吗,凡人的智慧……那就来吧,”楚轩拔出高斯手枪对准,λ-信念之力启动, “来杀了我。”

……

“嗬…我清醒后不会又忘了吧?”郑吒拄着刀,半跪在地上,衣服上满是弹孔,身上的伤口缓慢的愈合着,离心脏最近的一个不过一指距离。他的面前,是满身刀伤,已入垂暮之年的楚轩。两人皆是狼狈不堪,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放松,仿佛刚才互相搏杀的不是他们,他们仍在并肩,一直到死。
“你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存在,大脑就不会再屏蔽这些记忆。”楚轩仍是面无表情,眼底有什么划过,一闪即逝。
“哦。”
“为什么还不动手?”
郑吒咬咬下唇,犹豫道:“楚轩,我们一定还会在见到的吧。”说到最后,已是满脸认真神色。
“没错。”楚轩目光躲闪了一下,下意识的偏头。
看见他这个样子,郑吒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俯身拽着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不管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迸裂:“看着我说话啊混蛋!”
楚轩伸手想扶起歪斜的眼镜,可是手臂只能不受控制的抽搐几下,皱了下眉道:“以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有10%的几率。”
郑吒粗鲁地帮楚轩把眼镜扶正,将他轻轻地放在地上:“好!我就赌这10%,我们一定会再见面!到那时,你们由我来保护!”郑吒立下誓言,慢慢直起身来,注视着楚轩幽黑的双眼,坚定地,挥刀斩下。

——————————————————————

“mmd,居然活着回来了啊,队长,我们活下来了!”那新人一脸的惊喜和恐惧,不敢相信的检查自己的手脚。郑吒看着他就要挥刀自残了,连忙阻止:“是啊,我们活下来了,你先冷静一点,回去休息吧,主神的全身恢复也是要奖励点数的啊……休息一天,明天,我们去《神鬼传奇》复活同伴!”

……

“林俊天,刘郁,欢迎回来。”
“我复活了吗?队长,神鬼传奇只能把人复活一次吧,那其他人怎么办?楚轩留下线索了吗?”
“楚轩?我好像听说过……”
“郑大队长,你不会把楚轩忘了吧?小叮当啊!咱们中洲队的第一智者!”林俊天一幅见鬼了的神情。
“中洲队的智者……不一直是我和萧宏律吗,哪来的什么楚轩啊?”郑吒一脸的迷惑不解。
“开什么玩笑!那些修真仪器、通讯金属片、绿魔滑板、魔动炮,还有枪体术和λ-信念之力,你都忘了?”
“你才是不要吓人好不好!修真仪器和魔动炮一直是我在弄的啊!绿魔滑板的话我在房间里加了一个普通部件的加工车间,以目前的制作速度来看全员复活时可以做到人手一个,还有,你们怎么知道枪体术和λ-信念之力?这是这次新人兑换的技能,主神的复活不会有副作用吧?”
林俊天和刘郁对视一眼,这真是……太诡异了,令他们毛骨悚然。“楚轩居然被郑吒忘了?”刘郁悄声说道。
“与其说是忘了,不如说是存在被替代了吧?”林俊天也小声回答,“连枪体术和λ-信念之力也……而且郑吒居然说他是中洲队的智者,真的没问题吗?”
林俊天和刘郁最后下了结论:“不会是上次团灭,郑吒受到什么刺激了吧。”
“喂,你们在那儿嘀咕什么呢!”郑吒不满的叫道走过来递给他们每人一份资料,“这是你们今后的发展方向,你们先看看,有疑问可以提出来,现在你们先休息吧。”
林俊天和刘郁看着手中十几页的资料,再次凌乱,“这真的是郑吒的类人猿脑子写的吗……不会是楚轩和郑吒联合起来玩我们吧?”

……

“我真的不记得楚轩这个人,你们说的那些,都是我做的啊,我不至于拿大家的性命开玩笑吧?”
“简单的做个测试吧,”刘郁正色道,“郑吒,爱因斯坦的虫洞理论?”
“呃…… 简单地说,“虫洞”是连接宇宙遥远区域间的时空细管。暗物质维持着虫洞出口的敞开。它可以把平行宇宙和婴儿宇宙连接起来,并提供时间旅行的可能性。它也可能是连接黑洞和白洞的时空隧道,也叫"灰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
“是了,在我们的记忆中,郑吒是绝对不可能回答的这样流畅的,那么,真的是我们的记忆出现了偏差吗……”林俊天按了按眉心,迟疑的说道。
“依你们所说,可能真的存在这个人,而我出于什么原因忘记了。那么不要纠结了,等到回主神空间吧,如果他真的如你们所说,就一定会在主神的石碑上出现,到那时在说吧。”

——————————————————————

“总算回来了……郑吒,你快看石碑!我没记错,楚轩果然是存在的。”
“我没找到啊……等等,这里、这里怎么可能空着一块?!对于我来说,楚轩这个人被屏蔽了吗?因为什么?”

……

“还是想不起来啊,就算你们说的再多,在我的脑中那也是我设的局啊。不可抗力太强了。或许真的只能等到那天,我成圣之时……”




〃〃〃〃〃〃
就这样愉快的烂尾了w大概就是在一次恐怖片中楚轩触及到主神的运作机理,主神为了自我保护(私设)提高了恐怖片难度,导致中洲队除郑吒全灭。郑吒受到刺激在加上一些心理因素把自己当成楚轩,一直在开启第四阶基因锁模拟楚轩的思维。但是这样下去会迷失掉真正的自我,所以他的心灵之光化作楚轩的形象来警示(还是私设),虽说由于内心不愿面对现实的因素每次醒来都会忘记梦的内容,但是多少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猛鬼街直面楚轩(心魔)时。因为楚轩分析出由于所自己掌握的信息,只要他活着中洲队就会一直面临团灭的难度,所以他在最后用信念之力催眠了郑吒(扶眼镜的原因),屏蔽了郑吒对于“楚轩”这个人的感知,让他代替自己的智者地位(复活时看过记忆,那么假设那些知识已经存在于他的脑海中,只是平时不能理解自动忽视),同时之前郑吒为了填补内心失去了什么的感觉下意识的让新人选择了楚轩强化的技能,至此楚轩在中洲队的存在完全被取代。由于楚轩的屏蔽只针对郑吒,所以其它人还记得他,而且主神石碑上还有他的名字,(觉得大家都忘了大校比较惨而且屏蔽所有人感知的难度肯定很大)只是在郑吒的大脑接收到关于能确切证明楚轩存在的化学信号前先一步被阻断了而已。最后那10%的几率是郑吒成圣并摆脱催眠的几率,楚轩并没有骗他。

我知道有人第一遍肯定看不懂,但是会不会有连分析都看不懂的QAQ说到底写的这么混乱真的会有人看吗orz

评论(1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