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矜

日常躺尸,每一更都可能是最后一更。

竭力逼迫自己写点东西。

辣鸡写手,幼儿园文笔。

随手塞刀,乱撒狗血。

沉迷J2SD,桶哥粉。

随手拍寄存处。

无题(无背景无内容瞎bb)

外面好大的雨。

她蜷缩在角落――她坐在角落,听几万米外电子摩擦的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他待了太久,不在乎了。

她能闻到腐朽的气味,从四面八方钻入头骨,浸染每一寸皮肤。她知道自己正在死去。

他忽然想起,这个世界不只有自己一个人,或者,一个活物。其它生命存在是怎样的呢?

她感受到有什么缓缓爬过脚腕。用“爬”形容没错吧?这是幻觉。她知道。这里只有一个生命。

这儿连病毒都没有。他实在想不出来。脑内仅有的素材不足以支撑他去想象。

她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是“她”这里?她的同类呢?

他在这里或许是有意义的,他本身已经无意义了。

她突然想离开。外面在下雨。雨是安全的。

雨带来一切。雨带走一切。雨理应让他更有活力。

然后她发现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脚。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手被铐在外面。

而外面,外面什么都没有。除了雨。

评论